鴻蒙2.0落地!余承東:華為不懼封殺,10億美元建生態,明年全面替代安卓

電科技袁創09-13 23:55
鴻蒙不再是PPT了。近兩年來,一直承受重壓的華為高接抵擋,見招拆招,唯有系統和芯片這兩大底層問題始終無法得以正面解決。
 
上周,系統問題正式得以解決,華為表示,鴻蒙系統2.0已趨于完善,明年就將率先登陸自家手機終端。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直言,“如果以后再封殺,讓所有中國公司都不能用谷歌生態的話,鴻蒙生態就可以全球銷售,把替代谷歌的生態建起來。”
 
鴻蒙2.0
 
盤古開天,鴻蒙元氣。對于它,我們有著期待,更懷著忐忑。在蘋果iOS、安卓這兩座大山面前,鴻蒙能行嗎?
 
對此,別無選擇的我們只能去相信未來。而且,別忘了,當初iOS、Android起步之時,不也是面對諾基亞塞班(Symbian)這樣一座大山嗎?
 
操作系統并非不可攀登的天梯
 
在一些年輕人看來,iOS、Android將會持久繁榮,鴻蒙毫無機會可言。
 
其實,從歷史來看,這兩大系統的繁榮也不過十年而已。NetMarketShare的數據顯示,2007年Q2,手機操作系統前三分別為塞班、Windows Mobile(微軟)以及BlackBerry OS(黑莓),共占據了超八成的市場份額。
 
wp
 
看看,也就十多年前,蘋果和安卓,它們又在哪兒呢?
 
之所以iOS、Android可以取代塞班等操作系統,或者說塞班等操作系統在面臨時代的變革時一擊即潰,原因如下:
 
移動互聯網成熟,促進移動內容的爆發。2009年初,工信部發放3G網絡牌照,使得圖片、視頻等內容的網絡傳輸成為可能。Opera數據顯示,2009年,全球移動數據流量同比增長了127%,移動用戶數同比增長了149%。
 
而iOS和Android問世時,正是3G網絡爆發前夜,可以毫無負擔的針對移動互聯網需求進行產品建設。比如iOS上市之初,就主動適配了一塊3.5英寸大屏幕,還保證了系統可以隨時根據需要進行更新,并且可以靈活顯示富媒體內容。
 
塞班是嵌入式系統時代的產物,拓展空間極為狹窄,顯然無法滿足消費者對手機功能越來越豐富的需要。也正因此,諾基亞在塞班江河日下的時刻,并沒有空守塞班,而是在2011年押注專為移動互聯網定制的Windows Phone操作系統。但遺憾的是,由于iOS和Android已經搶占先機,并且微軟的戰略也存在一些問題。最終,諾基亞隨著塞班徹底沉船。
 
喬布斯
 
克羅齊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
 
十年之前的一幕在今天有機會再次上演,新晉力量翻盤固有勢力并非神話,操作系統并非不可攀登的天梯。
 
2019年,隨著移動互聯網進入下半場,5G商用牌照下發,終端操作系統的變革又開始被提上日程。
 
從行業來看,隨著5G網絡的成熟,未來多設備互聯必將成為趨勢。僅以家庭場景為例,Strategy Analytics數據顯示,預計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場規模將達到1.1萬億元人民幣。
 
與此前終端變革僅聚焦PC、智能手機等單一設備所不同的是,5G時代的終端變革會更加碎片化,手機、電視、車機等等產品都會被納入其中。如果沿著此前的道路,為每個終端都設計一套操作系統,顯然是極其不現實的。
 
有意思的是,早在2014年,蘋果其實就看到了這個趨勢,因此推出了Homekit中樞、家庭App等產品,并且盡力縫合iPhone、Mac、iPad之間的界限,但是因為這些終端的系統并非專門為碎片化的IoT設備所打造,而且終端與終端之間的界限又那么的涇渭分明。所以,直到2020年,蘋果在萬物互聯上的動作,依然沒有取得什么進展。
 
在這個背景下,基于微內核、面向全場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統鴻蒙,在底層設計理念上其實就已經領先了一大步。
 
結合歷史趨勢來看,鴻蒙OS恰處一個時代結束與后一個時代開始的混沌期,這無疑是鴻蒙OS崛起的機會所在。
 
也就是說,雖然鴻蒙OS是在美國封殺之后才出現,但是已經在手機終端取得絕對優勢的華為無疑會早早布局面向下一個時代的技術,因此,鴻蒙OS的誕生其實是一種必然,而美國的禁令無疑加快了這一進程。
 
三大優勢構成鴻蒙突圍關鍵
 
如同已經故去的Maemo系統一樣,只是看到了趨勢并不能解決問題,鴻蒙如果沒有“殺手锏”,也未必會在下一個時代綻放光彩。
 
在萬物互聯時代,由于并不會徹底革新智能手機終端,在這方面掌握優勢的蘋果或谷歌也完全可以“樓上再起樓”。因此,鴻蒙OS的不確定性依然很大。
 
幸運的是,華為也看到了5G時代操作系統變革偏向于廣度的特征,因而迎合時代的趨勢從這兩方面開始著手建設鴻蒙OS。
 
鴻蒙2.0
 
鴻蒙OS是面向下一個時代的操作系統,但是其畢竟是要依托于終端。因此,繁榮的軟件生態是鴻蒙無論如何也繞不過的門檻——而這個門檻恰恰是近些年來挑戰iOS和Android的操作系統紛紛失敗的首因。
 
為了打造繁榮的生態,華為發揮了“一站式”的優點,通過多終端的IDE 工具,為開發者提供了一條龍的開發環境,使得軟件可以更加方便的在全維度的終端轉移。
 
據華為表示,以HDC.Together為開發工具開發后,WPS 應用在手機、平板電視間轉移時,可以自動根據屏幕的大小、設備的特性,調整內容布局,極大增強了終端與終端之間的聯系,并且提升內容的流通效率。
 
此外,為了刺激鴻蒙OS生態的爆發,華為還宣布將啟動 10 億美元的“耀星計劃”,激勵全球開發者開發基于 HMS 核心的 App。
 
華為數據顯示, 目前HMS全球活躍用戶已超 7 億,覆蓋全球 170 多個國家和地區。全球注冊開發者達 180萬,集成 HMS Core 的應用接近10萬。
 
2020年 1 月至 4 月,HMS 生態在全球范圍內廣告服務提升 42%、分析服務提升 500%、地圖服務提升 1300%。結合這種增速來看,一方面押注趨勢,另一方面持續吸引開發者,未來鴻蒙OS的生態想必將會持續健康成長。
 
如果說生態決定了鴻蒙OS在現階段能否吸引消費者的話,那么分布式技術就可以稱得上是鴻蒙OS進入未來的鑰匙了。
 
前文提到,蘋果早在2014年就看到了萬物互聯的趨勢,但是受限于時代思維和產品慣性,以蘋果為首的玩家僅僅將高頻使用的終端作為聯系萬物的中控臺,忽視了萬物互聯真正要革新的是終端與終端、終端與中控雙向聯系的產品特性。
 
針對這個問題,華為拿出了分布式技術,也就是說將終端徹底打散,然后再通過聯網技術共享整體,以用戶的使用需求為中心構建萬物互聯的生態。如此一來,在用戶生活中的電視、手機、電腦就不再是孤立的產品,而是成為了一個整體化的“虛擬協同終端”。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此前手機和PC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終端產品,但是鴻蒙OS卻可以將這兩個終端以需求為中心結合在一起——如果我們需要在PC上處理紙質文檔,那么直接通過手機掃描即可將文檔添加至PC。
 
更重要的是,華為還考慮到了萬物互聯碎片化的產品特性,沒有讓鴻蒙OS故步自封,而是宣將布鴻蒙OS捐贈給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開源孵化。
 
鴻蒙2.0
 
盡管鴻蒙OS開源與Android有異曲同工之處,但是結合鴻蒙OS的行業背景考慮,且開源不僅僅起著吸引終端廠商的作用,更是在IoT玩家們閉門造車之外,提供了一個開放式的旗幟,這對于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來說,無疑有著更重要的意義。
 
總的來說,雖然鴻蒙OS剛剛誕生一年,但是由于華為在消費級市場以及底層通訊技術方面侵染許久,因此其對于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有著極為精準的預判。
 
這種預判下放到鴻蒙OS上,就會在生態和連接兩個層面發揮作用,橫向的將軟件和設備串聯起來,使得鴻蒙OS一方面具備現有操作系統的生態優勢,另一方面又具備蘋果安卓所欠缺的連接優勢,當這些優勢疊加,鴻蒙OS就被賦予了突破性的特質。
 
“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星光。”鴻蒙,就是這個天空中剛剛被點亮的那盞星輝。

電科技專注于TMT領域報道,青云計劃、百+計劃獲得者。榮獲2013搜狐最佳行業自媒體人稱號、2015中國新媒體創業大賽總決賽季軍、2018百度動態年度實力紅人等諸多大獎。

投稿請登錄:http://www.795719.tw/member
商務合作請洽:marketing#diankeji.com

聲明:本站原創文章文字版權歸電科技所有,轉載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本站轉載文章僅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電科技立場,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十一运夺金计算